【纪检人•手记】从称呼变化看扶贫工作情感认同 - 大关文学 - 大关新闻网
当前位置:首页>关河文苑 > 大关文学 > 内容

【纪检人•手记】从称呼变化看扶贫工作情感认同

时间:2019-11-06 10:24:36 来源:大关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:
本网讯(通讯员 姚林书) 2017年10月,我单位扶贫挂钩村从天星镇祥云村调整到打瓦村。我挂钩丰收村民小组8户贫困户,他们分散居住在陡峭的山坡上。一条盘山公路未硬化,晴通雨阻,年久失修,车辆不能通行。每次走访靠步行,从山脚一家到山顶一家要一个半小时。
        第一次走访,蒙蒙细雨中,一大早村委委员带着我从山脚第一家开始挨家挨户去看,中午时分爬到山顶,到了最后一户罗会发家。门半掩着,院坝里有10公分左右裂缝,“汪汪汪”一条土狗向我们“打招呼”。“有人吗?有人在家吗?”我喊了几声。屋里传出一男一女对话:“怕是往天推销电器那帮人哟。”不一会儿,一个中年妇女到大门口看见村干部,便招呼我们进屋。“这是罗会发的妻子,”村干部介绍到,“这是纪工委的书记,是你家挂钩帮扶干部。”当时我担任县纪委派出第一纪工委书记。我和女主人拉起家常,了解她家生产生活、家庭人口、就业就学情况,宣传扶贫政策。男主人始终没出来见面,我试着问了问,妻子说他身体不好,不愿多说什么。从妻子“黯淡”的眼神中,我感到有些“蹊跷”,便没有多问。临行时,女主人送我们到村口,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书记,你们慢走”。这一声“书记”,让我感到扶贫工作沉甸甸的责任。
        时隔一个月左右,第二次走访,是驻村工作队的小王陪我去。这次我改变走访路线,先到罗会发家,听说我来了,一个驼着背弯着腰、老头模样的人从卧室慢吞吞的走到堂屋,我有些疑问,这家扶贫信息上没有老人呀!我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人头上,还没等我开口,他便自我介绍是罗会发,是这家户主。看上去显得十分苍老,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。我和他寒暄起来,近半小时闲聊中了解了他家5口人具体情况。户主两年多前在重庆建筑工地因工受伤,4根肋骨骨折,经医治在家养伤,生活起居靠妻子照料;女儿初中毕业外出打工;儿子小学毕业辍学;共同生活的弟弟38岁未成家,常年在家干农活;住房因地质灾害成危房。我一边在脑海里记录他家情况,一边讲解当前扶贫政策和自己的初步想法。聊着聊着,他有些湿润眼睛盯着我说道:“同志,我家情况有点恼火”。这一声“同志”称呼拉近了我们的距离,一句“有点恼火”增强了我履行帮扶责任的紧迫感。
        第三次、第四次......每次走访,我都把罗会发家作为重点。反复给村委会、驻村工作队汇报他家情况,引起大家的共同关注。聚焦“两不愁、三保障,”我一项一项思考着方案:住房纳入易地搬迁、辍学生复学、工伤赔偿、弟弟外出务工、产业种植花椒等等。通过面对面交谈、电话联系,不断与户主家人反复沟通;半年多时间后,罗会发打电话给我的次数多了起来。“哥,村上确定我家住房搬团山安置点,”“哥,我儿子想通了,准备秋季学期去读初中,”“哥,我弟弟种完这季庄家明年出去打工”“哥,我家土地准备种花椒”………电话里一声声“哥”我心里踏实多了。
“兄弟,明天在家等我。”又一次走访,我提前给罗会发打了电话,主要想去了解工伤赔偿情况。“受伤后,在重庆医治,老板只付了医疗费,劳动能力鉴定6级伤残,借了两万元在重庆请了律师,一年多了还没得到赔偿。”罗会发说。凭借在司法局工作过多年掌握的一些法律常识,对赔偿有些底数。查阅相关法律法规后,就赔偿金额、方式、支付时间等多次和建筑老板、律师联系”……
        2018年10月的一天,又一次电话:“ 哥,我...我的赔偿款得到啦!”罗会发显得很激动。
        今年6月,罗会发一家搬进了团山安置点125平米的新家,住上了楼房。7月份到他家走访,我不用再爬山了,走进宽敞明亮的新家,夫妻两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家庭的变化:受伤的身体慢慢康复、女儿成了家、儿子初一年级获得6张奖状成绩优秀、弟弟外出务工收入稳定、花椒长势喜人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临别时,罗会发的妻子眼含泪花:“哥,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帮助,我家住不上新房,我家的情况现在变化这么大,我们一家人世代不会忘记党的恩情……”
        从“书记”、“同志”到“哥”,一声声“哥兄老弟”的称呼变化,我感受到只有把扶贫工作做深、做实、做细,充分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,唤醒群众思想认同、工作认同和情感认同,让贫困群众获得实实在在的幸福感,才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“脱贫攻坚战”。从罗会发一家的变化,看到打瓦村的变化,我对如期实现“户脱贫、村出列、县摘帽”,同全国一道同步迈入小康社会充满坚定的信心。

 

 

 

    相关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