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纪检人•手记】父亲的轻言细语 - 大关文学 - 大关新闻网
当前位置:首页>关河文苑 > 大关文学 > 内容

【纪检人•手记】父亲的轻言细语

时间:2019-09-18 15:38:21 来源:大关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:杨贵礼
作者:杨贵礼
        农村危房改造是保障民生的一项重要工程、是脱贫攻坚的重点工作,是关系到贫困户脱贫的重要保障之一。我带领高桥镇督导组负责督导大关县高桥镇农村危房改造工作,8月的一天上午,我与县住建局技术员小李一起,到离县城四十多公里远的高桥镇去,对农村危房改造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整改督导。
        从县城出发一个多小时后,正在从高桥镇到太华村的路段时,我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,她说父亲肚子突然疼痛,吃了镇痛药品也没有任何效果,现在家里无法处理,希望我立即回去,送父亲到医院治疗。
        听我接完电话后,随车的小李和驾驶员都说老人身体重要,建议立即送我回去。听小李他们这样说,我心里乱极了。如果现在回去,就打乱了工作计划,无法按时完成工作任务;如果不回去,从家里到县医院还有五公里的路,去过的人都知道,从二半山到县城,许多地方坡度很大,行车也不方便。更何况,母亲也是七十的人了,单靠她一人,根本忙不过来。一时间,千头万绪萦绕在我脑海中,我竟没个主张了!
        父亲今年已经六十九了。一九六八年,父亲才十八岁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,就响应党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,离开了城市,到翠华镇田坝村去参加生产劳动。从此后,父亲在农村安家落户,多次放弃回城工作的机会,扎根农村一辈子。可以说,父亲把自己的一生都无怨无悔地献给了山村。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,他积劳成疾,终于在六十七岁那年患了重病——脑出血。虽然辛苦辗转宜宾、成都、昭通等多地就医,但始终无法彻底恢复。从此以后,每当夜里接到母亲或兄弟姊妹的电话,我心里都会发紧,担心父亲病情复发。
        此刻,如果不立即回转,父亲的病情恐怕又将严重,我心里真是左右为难……
        思量了一阵,我忍下心来,拨通了在翠华镇工作的弟弟的电话。弟弟也正在黄连河村下乡做扶贫工作,听我说父亲生病后,他也急了,他为难地说,自己也无法马上离开,还要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回城。
        黄连河村与县城接壤,从黄连河回县城近得多,弟弟说,半小时后就去家里接父亲,又让我马上请离家近的朋友先去帮忙。他还安慰我说,从高桥到县城太远,我即使立刻赶回去也来不及,叫我还是先把工作做完后再回来。
通完电话后,我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。告诉小李和驾驶员,继续按原计划行路。一路上,我又打了好几个电话,当听到弟弟说父亲已经安全到医院时,心里一大块石头才落下!
        下午回到县城,我立即去县医院。当我见到父亲的时候,心里既难过,又愧疚!病房里,只有母亲独自守护父亲输液的身影。母亲说,弟弟和朋友一道,把父亲送到医院检查完,办理好住院的手续后,父亲就叫他们回去,各自忙事情了。母亲还说:“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就行了。你们有事尽管去做。反正已经进了医院,现在我一个人还照看得过来。如果真有大事,我会及时通知你们。”
        父亲双手都打上输液针正在输液,我问了一下病情,向他解释了今天为什么没有及时赶来的原因。听我解释后,父亲咳了两声,平息了一下,平静地对我说:“医生说了,我又患有结石喽,虽然很疼,但好在问题不大。你们工作都很忙,我是不想打扰你们的。可当时你妈妈一个人,她岁数也大了,这种事,她一个人没办法,又担心我病情严重,她就给你们讲了。”
        听父亲这样说,我不好意思继续解释了,只是安慰他遵从医嘱,配合治疗。
        没想到,父亲接着说:“ 今年大关县要脱贫摘帽,我晓得的。你们兄弟俩的工作都很忙,工作可不能拖单位的后腿,我也不能拖你们后腿。一定要尽心尽责,做好自己的本职。特别是你作为纪委的干部,一定要严格遵守纪律,按时完成工作任务…”
        听到这里,我心头一热,百感交集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只好连忙叫他放心,说我们兄弟俩一定好好做事。
        父亲有些感叹地说:“我呢,现在身体也不好了,病多。你们兄弟姊妹,多次把我送到昭通、宜宾、成都治病,把你们都折磨得够呛,影响了你们的工作,我心里也不舒服。不要东想西想了,一定要干好工作,只要工作做好了我就放心了。”
        父亲的轻言细语,却令我难过,也更加崇敬!我难过的是,看着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却无力回天,无法替他承受;崇敬的是,父亲虽然只是一位平凡的乡村党员,但即使躺在病床上,也在关心着扶贫事业,支持子女安心工作!
        每到夜深人静,我就会想起父亲的轻言细语,他的话语是那么平凡,却又包含无限深情——对子女的深情,对党和国家的深情,对美好未来的深情!

    相关内容: